1111111111111111111111

國門衛士與六代哨樓——邊防紀行一

2019-08-15 10:14 伊犁日報  

開欄語:

在祖國漫漫邊防線上,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夏忍酷暑、冬迎嚴寒,以挺拔如松的身軀築起邊防的銅牆鐵壁,以自己的奉獻诠釋軍人的使命、責任、信仰。20年前,記者深入伊犁邊防哨卡與官兵爬冰卧雪、會哨巡邏,寫下系列邊防紀行。時光荏苒,在今年“八一”建軍節前後,伊犁軍分區組織新聞媒體記者走邊防,記者再一次走進軍營,以所見所聞見證了邊防的巨大變化,并以此組稿件向最可愛的人緻敬!

7月30日,站在霍爾果斯邊防連前哨班的六角哨樓上環顧四周,記者幾乎找不到20年前的影子了……哨樓四面的戈壁灘上,中哈國際貿易中心、國門景區旅遊點、霍爾果斯口岸國際商貿城拔地而起。停車場上,旅遊大巴轟鳴,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摩肩接踵,人聲鼎沸。這裡已從一個邊陲小鎮蛻變成我國西北邊陲最大的陸路口岸,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上的重要一站。

霍爾果斯,蒙古語意為“牧草豐美的地方”,早在隋唐時期,霍爾果斯就是古絲綢之路新北道上的一個重要驿站。

站在哨樓上,312國道最後一塊裡程碑靜靜地立在霍爾果斯河岸邊,隻要跨過河上的橋,就真正跨出了國門,進入哈薩克斯坦境内。

這裡是中國的西部國門,也是霍爾果斯邊防連守護的地方。

随着“一帶一路”的建設,霍爾果斯作為連霍高速公路的終點,人員來往特别頻繁。“霍爾果斯邊防連守護的邊境線雖然不長,但處在特殊的地理位置,任務更加艱巨繁重。”霍爾果斯邊防連連長胡威說。

哨位連着祖國,軍威代表國威。幾十年來,霍爾果斯邊防連的執勤手段、巡邏方式以及生活條件,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霍爾果斯邊防連營區裡,保留着一座建于上世紀70年代的哨樓。記者來到哨樓下時,初升的朝陽照在哨樓上,兩株手臂粗的爬山虎攀援而上,一直爬到頂上。

“這是第三代磚混式結構哨樓。”霍爾果斯邊防連指導員胡曉瑞說。

霍爾果斯邊防連首任指導員張清雲見證了連隊的巨大變遷。離休多年的張清雲今年已87歲了,他曾作為黨的九大、十大代表到北京,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離休後,張清雲多次回到連隊,他在電話連線中對記者講述了六代哨樓的變遷史。

霍爾果斯邊防連組建于1952年6月,由于長年累月的河床沖刷,這裡滿眼是望不盡的戈壁灘,四周隻有幾座矮房子。

沒有哨樓,官兵隻能壘土登高進行觀察執勤。當初,霍爾果斯一共隻有3座崗樓,都是用泥土和木闆建起來的。

上世紀60年代初,出現了第一代哨樓,這是由官兵夯土建成的柳條土坯哨樓。

上世紀60年代末,由上級保障經費集中建設了第二代木質結構哨樓,因為資金有限,建設數量較少。

上世紀70年代初,第三代磚混結構哨樓開始出現,每個連隊有1至2座。

改革開放以來,昔日荒涼的小鎮成為連接中國西部和亞洲、歐洲鄰國的重要陸路口岸,霍爾果斯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

上世紀90年代,國家統一在邊境修建了第四代鋼架式結構哨樓。

第五代磚混式保溫哨樓是在第三代哨樓的基礎上改建而成,投入專項資金對原有的磚混結構哨樓加裝了外牆保溫層,内部進行了重新裝修,加裝了空調,大大改善了戰士們的執勤條件。

第六代新型鋼架結構哨樓設施先進,視野開闊,有各種先進的現代化軍事設施。

從建站初期的壘土哨位,到如今的第六代哨樓,哨樓的變化,從一個側面伴随着城市、國家的快速發展,而不變的,則是邊防官兵戍守邊疆的赤膽忠心。正是因為這種不變,才有了霍爾果斯乃至祖國的繁榮發展。

67年來,曆任霍爾果斯邊防連官兵憑着對祖國、對人民、對邊防事業的一片赤膽忠心,用實際行動忠誠踐行着“責任重于泰山、使命高于生命”的國門衛士精神。多年來,霍爾果斯邊防連屢受嘉獎,在2004年,霍爾果斯邊防連被原蘭州軍區授予“國門衛士标兵連”榮譽稱号。

離開霍爾果斯邊防連時,回望哨樓,執勤戰士的身姿在五星紅旗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威武。(記者 燕玲)

責任編輯:姜燕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