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從支付方式的變化看時代變遷

2019-09-05 11:21 伊犁日報  

摘要:提起“糧票”,很多年輕人十分陌生。憑着糧票、油票、布票等去供銷社購買生活必需品,卻是老一輩人不能忘懷的記憶。從憑糧票、油票買物品,到現金交易、刷卡結算,再到移動支付,新中國成立70年來,如今的購物方式、支付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一張票”到“掃一掃”

——從支付方式的變化看時代變遷

提起“糧票”,很多年輕人十分陌生。憑着糧票、油票、布票等去供銷社購買生活必需品,卻是老一輩人不能忘懷的記憶。從憑糧票、油票買物品,到現金交易、刷卡結算,再到移動支付,新中國成立70年來,如今的購物方式、支付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人們經曆了從到供銷社憑票購物,到超市選購,再到網絡“淘寶”的消費經曆,現如今,又進入了“掃碼”無現金支付時代。在這幾十年的時光裡,伴随着人們購物方式的變化,見證了國家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時代變遷。

吃飯穿衣全靠“一張票”

“生活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都有這樣共同的記憶,吃飯要有糧票,買油要有油票,穿衣要有布票,這些票據成了‘第二貨币’在市場上流通。”市民韓忠義告訴記者,糧票是我國在特定經濟時期發放的一種購糧憑證,等同于貨币。計劃經濟時代,物品奇缺,供不應求,隻能采取憑證分配的辦法,吃飯穿衣都要憑票。

“那時候,全家人吃飯就是靠父親的供應證,到指定的商店裡去買。在票證之外,又發了各種購貨本,如糧食本、副食本、煤炭本等。大件、貴重的商品,還要自行車票、縫紉機票、手表票等。”韓忠義說。

在韓忠義的記憶裡,那些票據在當時物資緊缺的情況下甚至比錢更有用,因為有錢也買不到想要的東西。韓忠義說,就是到了1985年、1986年,雖然一些生活必需品不那麼緊張了,但是電視機、縫紉機、自行車還是稀罕物。當時,國家實行計劃經濟,生活必需品進行統購統銷,要想購買生活必需品不僅需要憑票購買,而且隻能通過供銷社,供銷社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牛”單位。“當時就盼着能認識供銷社的職員,這樣能早些知道一些走俏的東西什麼時候到貨。供銷社職員、百貨公司的售貨員在當時都是很吃香的職業。”韓忠義說。

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期,糧票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無論買面條或其他糧食成品,基本上不再使用糧票。上世紀90年代初,全國取消糧食定量供應,在幾十年的風雨曆程中,糧票完成了曆史使命,退出了社會大舞台。

現金支付走俏 銀行成了“香饽饽”

上世紀90年代初,人們用“開着桑塔納,打着大哥大;錢包一打開,百元一沓沓。”形容有錢人,當各種票證逐漸退出曆史舞台,現金支付開始大行其道,銀行也成了人們眼中的“香饽饽”。秦鳳英是那個年代五金商場的售貨員,對上世紀90年代的支付方式深有感觸。秦鳳英告訴記者:“上世紀90年代初,來我們這裡進貨的客戶,錢包都是鼓鼓的,結賬的時候,他們掏出來一沓錢,少則上千元多則上萬元,一張一張地數,每天營業結束後,我們都要點款,一般每隔兩三天就得去銀行存貨款,銷售旺季的時候,一天去一趟銀行。”

“上世紀90年代,老百姓主要是以現金消費為主,那時候也有存折和銀行卡,但大家隻是用于存取現金。”在銀行已工作20多年的王娟告訴記者,那時候一些資金流轉量大的企業或者單位基本上一兩天就會安排專人來銀行進行業務對接。銀行櫃台的工作人員業務十分繁忙,來銀行的普通市民辦理的業務基本也是現金業務,點鈔是一件十分繁瑣且費時費力的工作。

今年33歲的林超出生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新源縣,糧票在他懂事的時候已經逐漸退出曆史舞台。他告訴記者,小時候買東西都是去街邊小商店,裡面雖然不大,但是有很多想要的東西。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第一次聽大人說伊甯市有了商場、超市,裡面的東西可以随便挑,挑好再去付款,他心裡一直在琢磨商場、超市到底是什麼樣。

“沒過多久,我們家附近出現了第一家超市,但以現在的标準看,也就是比一家便利店稍微大一些。但當時到裡面一看,果然和以前自己鐘愛的商店不一樣,商品種類不僅多,而且自己可以在裡面自由地選擇商品。更令我高興的是超市裡的商品一般比商店的便宜,這對每個月隻有幾元零花錢的我來說真是好事。”林超說,“伊甯市的超市越開越大、越開越多,拿着籃子在裡面輕松地選購不再是什麼新鮮事。現在大家買一些日用品也都願意去超市,不僅選擇餘地大,而且質量有保障。超市已成為人們購買日常用品的‘主陣地’。”

一部手機即可全球“掃貨”

随着互聯網快速發展和智能手機的普及,支付寶、微信、銀聯“雲閃付”、翼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方式大量出現,手機掃碼支付逐漸成為一種消費潮流。在伊甯市的各大小商場、街邊小店乃至水果攤,不帶現金不帶卡,揣個手機就能購物,“身無分文”逐漸成為人們的一種常态,并潛移默化轉變了不少人的支付觀念。

電商平台興起,越來越多的市民選擇在“淘寶”“京東”“拼多多”等網絡購物平台上購買商品,大到汽車、家電,小到衣服、零食,從标準化商品到定制禮物等個性化産品,網絡購物覆蓋面越來越廣。隻需在電腦或手機上打開購物軟件,就可以浏覽商品,買到自己心儀的東西,體驗“足不出戶,購滿天下”的便捷。

伊甯市民陳浩告訴記者,這兩年小區超市裡的話費代理業務明顯減少了,大家基本選擇在移動掌上營業廳操作,既方便又節省時間。每次他給上大學的女兒打生活費也都直接在手機裡轉賬,快捷又方便。而且,女兒回家過年的火車票也是在網上用搶票軟件直接移動支付,不用去火車售票點擠着排隊。除此之外,買菜、坐車、吃飯、交水電費等都可以利用手機完成,現在出門,他最怕的就是忘記帶手機。

“以前想買一些國外的化妝品或者保健品隻能找代購,現在一部手機就能搞定,通過手機就能全球掃貨。”“90後”姑娘王玉姣告訴記者,随着第三方支付方式大量出現,海外購物的平台也越來越成熟和便捷,如今手機支付成了她消費的主要方式。

除了購物場所的不斷豐富、變化,人們購物的方式也在新技術的引領下發生了悄然的改變。“你好,我要一碗牛肉面,再加一份肉。”今年在伊犁師範大學上大四的王偉文買完午餐後,打開微信“掃一掃”完成了整個支付流程,中間沒有出現任何現金的“身影”。

王偉文告訴記者,自己和周圍同學現在出門已經很少帶錢包了,從和同學聚餐到買一瓶礦泉水,都可以用移動支付來解決。對很多人來說,如今在便利店、超市或者餐廳、商場裡拿出手機進行支付已司空見慣。

短短的70年,從購物場所變化到購物方式的“變奏曲”,折射出了伊犁人生活的變遷和社會的進步。

記者 韓莎莎

責任編輯:法雅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