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革命·北京家的三把冬不拉

2019-09-20 10:03 新華社  

摘要:革命·北京家有三把冬不拉。在新疆草原上,冬不拉和駿馬被看作哈薩克族高飛的雙翅。除了姓名不同凡響,她家的三把冬不拉也各有故事。

新華社記者 丁建剛 郝玉

革命·北京家有三把冬不拉。在新疆草原上,冬不拉和駿馬被看作哈薩克族高飛的雙翅。

除了姓名不同凡響,她家的三把冬不拉也各有故事。

第一把:因為懷念

大兒子賽力克·庫什衣想當阿肯,母親革命·北京起初并不在意,就如同對自己的名字。

“阿肯”是哈薩克族對草原詩人和歌手的尊稱。生活在新疆遼闊草原的哈薩克族,大都會彈冬不拉、即興唱一兩曲,但被尊為“阿肯”的人,必定是他們當中的高手。

因為是長孫,按照哈薩克族的傳統習俗,賽力克·庫什衣被送到爺爺家,當作“老兒子”養育。而爺爺是一名老“阿肯”。四季逐水草轉場的途中,邊放牧牛羊邊彈冬不拉,歌聲如小溪般流淌在山野,也流過小賽力克·庫什衣的心間。

耳濡目染之下,賽力克·庫什衣熟悉了傳統曲調,也撥弄起兩根弦的冬不拉。

12歲那年,他第一次在阿吾勒(村莊)登台表演,拿了第三名。而那時,爺爺已離開人世。

忘不了爺爺的歌聲,賽力克·庫什衣愛上冬不拉彈唱。10多歲的小孩子,跟同學和鄰居借了冬不拉,四處求師讨教,勤學苦練。凡是有聚會的地方,他也會被邀請彈唱,從凡人趣事到家鄉變化,“看見什麼就能唱什麼”,小阿肯的稱呼開始流傳,并一次次登上阿勒泰草原上的比賽舞台。

2011年,一位遠方親戚在廣播中聽到他的彈唱,激動之餘,親手用桦木做了一把冬不拉,托人帶到阿勒泰市紅墩鎮闊克布哈村。自此,賽力克·庫什衣有了第一把冬不拉,也萌生了當阿肯的心思。

革命·北京并不清楚。因為是爺爺奶奶的“老兒子”,賽力克·庫什衣覺得可以與父母平起平坐,不必事事彙報。

第二把:因為抉擇

草原上的高興事一樁連一樁。

2013年以來,新疆牧民定居的步伐不斷加快,牧民大都搬進新村,放下牧鞭。地方政府為了保護傳承少數民族優秀文化,不僅每年舉辦阿肯比賽,還開設專業教育,用課堂教學代替師徒相授,以此培養更多的優秀阿肯。

這也讓賽力克·庫什衣看到了遠方,如同哈薩克諺語所說,“不離巢的山鷹飛不遠”。2014年,他報考了伊犁師範學院奎屯校區阿肯藝術班學習。憑借多年野練的功底,賽力克·庫什衣獲得推薦入學的機會。

離家數百公裡,還要負擔學費,革命·北京有點擔心:阿肯雖然有威望,可平時也得放羊為生,這個能當專業學習,以後能養活自己?

賽力克·庫什衣不松口,阿肯彈唱講究即興發揮,現編現唱,沒有深厚的知識功底,肯定成不了最好的阿肯。加上奶奶背後支持,革命·北京不好再說什麼。

因為這個抉擇,賽力克·庫什衣跨入大學校門。5年間,除了樂理知識,他對中國曆史、時事政治、現代科學等有了系統了解。撥出的弦音,也多了幾分沉穩。

結業歸來,在阿勒泰市阿肯彈唱比賽中,賽力克·庫什衣對答自如,歡快诙諧,榮膺第一名。賽後,一位來自青河縣的老阿肯把自己的冬不拉送給了他,“年輕人前途遠大,拿去用吧!”

這是一把硬木制作的冬不拉,聲音遠比第一把清亮。

看到兒子如獲至寶,革命·北京為他高興,曾有的擔憂也轉為祝福。

第三把:因為向往

好運如期而至。

随着新疆旅遊持續升溫,地處“黃金雪線”的阿勒泰,成了遊客争相“打卡”勝地。今年,賽力克·庫什衣被當地文旅部門招錄,旺季為遊客彈唱表演。

夏日裡,遊客潮水般湧來,賽力克·庫什衣忙極了,就像牧人轉入夏牧場,一兩個月都回不了家。雖然心裡牽挂,但革命·北京并不催問,兒子拿工資的“阿肯”身份,讓她很滿意,“不用放羊也能過好日子,我們都支持他!”

古爾邦節單位給了一天假,賽力克·庫什衣回家了。看着兒子喝着新沏的奶茶,再削上幾片手抓肉吃,革命·北京心滿意足。

家裡有客人,賽力克·庫什衣應邀彈響冬不拉,“我是祖國懷抱裡的一隻小馬駒,每當看到五星紅旗升起,心底就湧起陣陣暖流。”

歌聲飄出安居房,鄰家小巴郎聞聲而來,一對燕子也從鐵門的縫隙間飛進飛出,裹進一縷新收割馬草的清香。

節前,賽力克·庫什衣花了一個月工資,給自己買了一把全新的冬不拉。與前兩把手工制作的不同,這是一把專業樂器廠生産的冬不拉。“我想帶着它到國外參賽,讓全世界都聽到中國哈薩克族的歌聲!”

詢問名字來由的人多起來,革命·北京說:“‘革命’‘北京’是當年父母對女兒的美好期待,就像我現在對兒子的祝福一樣。”

兒子在家時間不多,但慈母的心迹顯露無遺:正屋的櫥櫃上,醒目地放着兒子的獲獎證書;兩把用過的冬不拉,整齊地并列擺放一旁。

新華社烏魯木齊9月17日電

責任編輯:耿建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