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我們這些“郵二代”

2019-09-20 10:42 伊犁日報  

從現代化的角度上看,信息通信是現代産業的基礎、當代科學技術的結晶,比如5G之于現代生活。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很長一段時間内,郵電通信事業都是經濟與社會發展的基礎性條件,誠如周恩來總理所言,是國脈所系。

在即将迎來國慶七十周年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想起父母、長輩以及前輩們,想起他們以自己的青春年華為建設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新疆、為伊犁的發展、建設,為伊犁的郵電事業所做的一切!

基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新疆郵電事業的發展需要,1951年初夏,我随調動支援新疆郵電發展的父母,在西安坐上了去往蘭州方向的綠皮火車。父親劉克勇不到28歲,母親胡珂君才25歲。列車沿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走走停停的西蘭鐵路線踽踽西行,中途在蘭州歇息聯絡,等了将近半個月。後來轉乘撐着篷布的黑卡車,傍祁連山穿河西走廊,越嘉峪關,過星星峽、煙墩、哈密、吐魯番、達坂城。将近三個月的時間耗盡,在秋日的溫馨中,到達當時被稱作“迪化”、兩年後作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的烏魯木齊。國家号召調幹援疆,父親就無條件地響應組織安排,挈婦将雛,西向赴疆,依偎在母親懷抱中的,是隻有兩歲的我。

同車廂的大都是陝西省西安市及關中附近縣市的郵電熟練職工,包括一些技術維修人員,其中報房也就是擅長收發電報業務和用電碼本翻譯電報内容、掌握報房機械維修技術的居多,這之中就包括我的父親和他的幾位陝西籍同事,我也就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調幹調工、支援新疆建設的“疆二代”“郵(電)二代”。

我的高中同學陳健回憶說,他的父親陳世儒是1949年參軍随軍進疆,1950年初以軍代表身份從舊政權接收了伊甯郵政局。陳健和他的母親是在次年即1951年以随軍家屬的身份,坐着郵政車從甘肅省張掖市被一站一站地接送到伊犁,當年赴疆的艱辛苦難可見一斑。後來,老人家又服從組織調動到了哈密工作,最終把一生獻給了新疆郵電事業。

作為在新疆最早建市的伊甯市、最早建州的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犁河谷各縣市的郵電事業發展召喚了内地大量郵電熟練工人、技術維修人員、郵電管理幹部等,人員範圍從陝甘各省到南方、從工人到技術幹部、轉業軍人等,包括“文化大革命”前分配來伊的郵電學校畢業生。伊犁還一度建立了郵電學校,主要培養少數民族郵電職工。

我在成長中見證了伊犁郵電事業的發展。上世紀50年代初期,伊甯市更新了穿越果子溝去往烏魯木齊的長途線路,恢複了長途電話,後來又運用載波技術實現了一根電線上實現多路通話。而在此前更長的時間内,發電報、寫家信就是人們實現跨地域、跨時空信息交流的兩種最主要方式。從“文化大革命”結束到改革開放後很長一段時間内,郵電事業的進步更多地體現在網點布局的基層化和服務對象的大衆化上。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互聯網的出現以及在邊疆地區的迅速發展與推廣,電腦和互聯網技術更廣泛使用,讓我們走上了“信息高速公路”。大哥大、尋呼機、手機、平闆電腦,智能機、老年機、手表式兒童機……我們進入了“地球村”時代。

現在,從移動通信到移動網絡、移動支付,從互聯網到物聯網、網上購物,從電子報、手機報到全媒體,郵電事業所延伸發展産生的信息産業及其全方位、高覆蓋的精準服務,不僅是現代科技的寵兒、國民經濟的支柱,也确實讓我們的日常生活須臾不能離開了。

上世紀50年代初,伊甯市全城不到五六萬人口,新華路、阿合買提江路、勝利路、天山路四圍城區,解放路、斯大林路連通其中。我們幾家剛到伊犁時,就住在現在的解放西路伊甯市二中對面的長途線路中心站内一所高大的俄式舊房屋内,鐵皮斜頂,厚牆壁爐,天棚地闆,冬暖夏涼。幾家在一棟房内門對門地住着,聞得着菜香,聽得清嚷嚷,有事商量、好飯分享。我還清楚地記得大院的當街對面就是一家烤包子店,一個烤包子隻賣五分錢。

粗略一算,我至少有近30位先後一起進入小學、中學讀書的同學是“郵二代”,如果加上弟妹輩兒的“郵二代”,那就更多了。大家都是出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後,生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紅旗下,共同經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年來的風雨變幻與改革開放以來的偉大變革,如果以1966年作為時間界限劃分,把比我年紀小些、上學晚些、父母是疆内各地調來伊犁的同學也算在内,我們的“郵二代”在伊甯市六中校友裡得有上百位了。

在新疆各地,在伊犁河谷,這種“郵二代”“兵(團)二代”“商二代”“農二代”“工二代”“醫二代”的現象非常普遍,我覺得都可以總稱為“疆二代”。這種現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全國一盤棋”、無私支援新疆建設的曆史見證與現實縮影,也是能“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社會主義優越性的集中體現。今天新疆繁花似錦的大好局面,其實就是這些無數默默無聞、腳踏實地勞作的前輩們,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之下,與各族人民一起,也包括我們這些二代、三代、甚至于四代在内,積七十年之努力,共同用辛勤的汗水澆灌出來的。

這些前輩、父輩和老師們無怨無悔地響應黨的号召和祖國的召喚,在六七十年前拿他們的青春歲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成立的困難時期,響應黨和政府的号召,義無反顧地投身邊疆建設,一輩子腳踏實地,窮其一生用汗水澆灌出了姹紫嫣紅的社會主義建設成果和民族團結之花,繁榮和發展了邊疆地區的各行各業。他們與解放軍戰士一樣,同樣是在新疆為黨、為國、為人民開疆拓土的一代人。

這一代代人獻了青春獻子孫,獻了子孫獻終身。他們一輩子默默無聞,百年後笑卧天山:工作時不計得失,犧牲也無怨無悔。他們雖然大都已經離開,沒過上多少好日子,換來的卻是子孫後輩的幸福生活。

生活在我們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經曆了七十年的成長與發展之後,作為奮鬥者、建設者、見證者與受惠者,我們應該感恩趕上了這個好時代!(劉奇)

責任編輯:張東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